首页 笑过之后笑过之后-11

笑过之后-11

小夫子 2014-04-28 08:09:22 0 3834
我与黄倩喘歇在山脊之上,体肤与衣物间隔之处已浸满汗水,而山风扫过之处却是异常冰冷。隔着一层衣物,却所谓冰火两重天,偶有一丝寒风穿过衣物侵去肌肤,瞬感其凉,瞬觉其爽……
   当爬上山路那段最陡的台阶之后,再也没有抬起脚步的力量了。我招呼着黄倩席地而坐,她也倒不客气,过来就坐我身上……坐在台阶上,隔山而望,右手边的是莲花峰,莲花峰上除了一座寺庙之外就只剩下隐蔽的山路了,许多寻求姻缘的情侣在寺庙里参拜之后便踏上这隐蔽的山路,于无人之处,惯用肢体向对方表达自己深深地爱意……情到高潮,或许还会留下些天然胶乳制成品以做纪念。而左手边这座小秃顶则默默杵在那里,身姿阔绰,风韵十足,加上植被尚未萌生出绿色,从我这角度看,宛如一坨大便……
    登顶,不是为了现在最高处炫耀,而是为了证明自己!我可以。山顶之处,傍山之势建了一个小寨子,从那紧锁的大门不难看出:进去肯定要钱的!不过这小寨子的大门造的甚是气派,放眼望去,在其最显眼的位置俨然写着五个大字——“门票三十元!”在向上忘去,还有五个大字“学生票半价!”再向上望去——“天下第一寨!”也不知当年雕刻者是有何种勇气把“天下第一”刻上去的……论吹牛,中国人自是有一手的,毕竟学了五千年了。
    学校是这个沾满灰尘中国的最后一片净土。大学正是枢纽,连接着,过渡着,承载着我们人生的一站又一站。在大学,我一切成功开始就是加入学生会,而一切失败的开始也是加入学生会。
    陪我一块进入的文艺部的除了田七还有另外三位同志,两位实力派选手,本班班长王雪和一班班长张扬,一位偶像派选手燕子。我们五个一同将最后的纯洁交付于文艺部,换来满身尘土,灰霾染心。却也在美女部长的带领下将文艺部经营的风生水起。
     有人说社会太复杂了,而我觉得复杂的是自己的内心。自己内心单纯,社会便也单纯,自己内心复杂,社会便也复杂。而我属于后者伪装的前者,内心复杂却要伪装纯洁。但在大学时,我是绝对是前者伪装的后者,想在名利场上闪闪发光,伪装成深谋老道,为的正是那无区别于虚荣的尊严……
    人越猥琐,便越幸运,我在猥琐之路从未止步,所以幸运之途我也越走越远。第二学期,经文艺部承办,学生会再添一部门——艺术团。已是文委体委和文艺部干事的我再添一职,艺术团话剧队长。且不说工作很累吧,至少我的交际圈又多了许多只漂亮妹子……
    学生会每月都有例会,总结上月于计划下月。同在学生会的老六王小胖说的好,学生会例会无非就是吹牛皮于打草稿。例会上我们各部门争相吹牛皮,吹的牛皮再大有天罩着呢。不过那时候吧,底气不足,牛皮吹不大,所以战绩总是不行……
    慢慢的,我在吹牛大会上我学会了如何吹牛不脸红,如何吹牛不岔气,以及如何吹牛不费劲。另外我也学会了许多其他有用的东西。我学会了为拉拢人心而造某些人的谣;学会了为拆散敌军联盟而论某些人的非,我学会了评价某人而时添油加醋,我学会了评价某事而时搬弄是非。纯洁不在,虚伪长存,起码这是种社会生存能力。他们说,这是学生会成员必须学会的东西,据说以后可以当饭吃。
    随着时间的推移,学长学姐门离开的日子越来越近。久无作为的学生会已经没有牛皮可吹了,然而这次我们抓住个大牛皮——送老生晚会。
    因为学生会干部换届的原因,我们新一茬的苗子有了更多的话语权。涉世越深,陷的越深。我也进一步走进黑暗。可能和往常办活动一样,承办者们有的负责吹牛皮,有的负责做牛皮。做牛皮的在台后再累再苦但是大家看不到他们,吹牛皮的在前台风光无限,大家却不知他们吹的牛皮都是别人的成果。
    领导说,话剧队必须出一个节目。身为话剧队队长,我深知自己的能耐和面前的任务,还好,我们队里有活宝。老五冯艳艳为了搭讪妹子也加入话剧队。
    因为个人性格,艳艳能伪出一把好娘!我让副队长为艳艳量身打造了一个剧本。没有人能比艳艳演出更逗逼的男女人。艳艳不惜牺牲一切奉献艺术,也收到了应有的回报,自此之后艳艳在文护可谓是红的发紫,然后……然后……我也有牛皮可吹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