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笑过之后笑过之后-10

笑过之后-10

小夫子 2014-04-27 06:24:03 0 3963
壬辰龙年,正月十七,再一次来到2403教室。大家都在讨论每次寒暑假过后国际惯例上同学们应该讨论的问题。诸如什么你胖了,我瘦了,她白了,谁黑了等有聊但无趣的话题。我强忍着欺骗的对每一个妹子都说“咦,漂亮的了耶”…,却未曾如愿的收获一句“呀,帅了耶”…
    国际惯例般,食堂的每一个窗口都涨了五毛钱,国际惯例般,饭还是一如既往的让人不敢回味。
    学期伊始,迫于上次期末考试的恐怖记忆,我都提醒自己努力学习在平时,这样到考试周就可以安心的上网了……于是我安心的学习了好几分钟。
     春风拂过,唤回大地的一抹艳绿。春心撩动,勾出骚年的一脸寂寞。时大卫的名义对象是在天津读书的高中同学,千里之外的拥抱再也不能温暖老大那空虚的寂寞了。当空虚汇聚成灾,当寂寞泛滥成海,当荷尔蒙被老大憋成鼻血在每个早晨喷射而出的时候,老大对我说,他寂寞空虚冷了……
    老大为逝去的上任举行了一次平常而不平凡的仪式,在那天熟睡的深夜,老大悄悄的伸出右手(也可能是左手),默默的扯下一条卫生纸,然后…然后…此处略去四十八个字。……完事以后,老大将卫生纸扔进厕所,伴着抽水马桶的激流生,老大擦拭掉眼泪。告别往事,有时就这么简单。(请允许我用我惯用的告别伤心往事的仪式私自添加在老大身上,请允许我这样描写,毕竟我不知道老大是用哪只手……)自那以后,老大开始尝试着将爱放入另一个怀抱。
    冬主收藏,早睡而晚起;春主生发,早睡而早起。自觉身上收藏未够且不愿承认春天已来,所以初春时,我依然早睡晚起……周末的宿舍是安静的,只有我一个,工头已在我们熟睡时伴着首班325追赶朝阳去了,阿庆也被某个失足少女约出去了一天,老大与阿紫则热衷与上庄的集市,而我,则是僵尸般的挺在床铺上纂着手机,用键盘连线着红旗大街上的另一具僵尸。
    当胃液逆行过食道,穿过咽部,并成功刺激到我味蕾时,我再也躺不下去了。我推开一班宿舍门想寻一个小伙伴一块吃饭,门一开,顿时我就惊呆了,五个僵尸!我很不情愿的拿着五张饭卡出来,想到我只有两只手,没敢在推开二班的宿舍门。
    在食堂我碰见了懒羊羊,面带猥琐,春心荡漾,厚厚的脸皮竟然也能泛出一丝桃红……反观美羊羊,静如处子,清纯玲珑,艳而不妖,肥而不腻,味道好级了。哎,心里默叹,好菜都让猪巩了,好内什么都让内什么给内什么了……懒羊羊说他们要去爬山,踏青。好吧,赤裸裸的秀恩爱……
    想与黄倩也去爬山,但是……天色已晚,最后还是追随光哥去了博士林网络园。
    懒羊羊从山上下来以后,大肆宣扬祖国的大好河山,大肆感叹春天的风和日丽。色狼的心哪懂得欣赏欣赏风景?看透不说透,于是,我也给黄倩打了个电话,爬山,踏青,秀恩爱去。
    抱犊寨,海拔580米,全长3300米,台阶3086级,位于石家庄城区西侧,因免收门票这一特色,成为石家庄最为火爆的景点之一,被广大屌丝男士尊为“泡妞圣地”,同样成为接待外地同学朋友的首选景点。并自诩为“天下第一寨”。
    我率领黄倩来到山脚下,凭懒羊羊传授的那点经验,我自封为导游。我自小在平原长大,未见过哪怕一二百米的小山坡,当时这五百米的大山足以把我震慑住。在我的幻想中爬山应该是那种像电视上演的那样,置身于悬崖,辟路斩荆棘般的勇者形象,而当我走到抱犊寨脚下时我才知道……爬山就是——上台阶!多么痛的领悟!
    春初,山上并没有太多的绿色,有的只是挂在荆棘上的随风摇曳那阔绰身姿食品袋,冬末,山上并没有太多的萌妹子,有的只是出来遛狗的大爷大妈,但是,我仍习惯性四处张望。黄倩似乎比我更想要证明自己,更想要征服这座小山。她只是一步一步,一步一步的往上爬。
    除了石堆上的荆棘,荆棘上的塑料袋,这个节气的抱犊寨并没有过多的风景可言,除了山路,还是山路。抱犊寨的山路由两座小山头组成,之间又从山谷穿过,并没有爬过的我们天真的以为只有主峰一半高的前面的这座小山的山顶就是终点……当我们气喘嘘嘘的停歇在山脚下才知道——其实,爬山,不只是上台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