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笑过之后笑过之后-9

笑过之后-9

小夫子 2014-04-26 09:59:37 0 3834
又是行李箱压过水泥路的声音,这种回家的声音一直徘徊在校园的上空。从早晨到傍晚,再从傍晚到早晨,因为这种声音很有穿透力,所以在放假那几天住在一楼的居民想睡懒觉是不可能的……它穿过阳台,穿过墙壁,来到我的上铺,又穿过我盖在耳朵上的棉被,汇集到耳道,冲进大脑……嘲笑道:“哈哈,苦逼的护理系,慢慢考吧!”好吧,每年我们文护都是最后解决战斗的,下午考解剖。最后一科。
    因为我超高的作弊技术与超高含金量的小纸条,解剖考试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难。但在此刻已经没有人在乎它难不难了,在回家面前,一切考试都是浮云。为了不输在起跑线上,很多同学把行李带到考场,在我还紧张的纂着小纸条的时候,有的同学已经纂上了火车票。原谅他们打扰了学霸们的思路,也感谢他们给学渣们作弊提供了条件。毕竟,回家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当堆在考场的行李箱被全部拖走了的时候,我也将手里的小纸条换成了火车票。回家路上——随着城市等级的下降我的交通工具也逐级下降,在穿过省会市区县城与村庄的同时我也由火车分别转乘公交车电三轮与步行。
    新闻里常说要建设新河北,做到一年一小变,三年大变样,如今过了两个三年了,确实变了不少,该拆的都拆了,不该拆的也都拆了,该建的没建,不该建的也没建,不仅做到了大变样,而且做到了大便样……村西头柏油路两旁的杨树不知在哪个岁月已被人悄悄砍走,关乎于童年的记忆又流失走一点,在这陌生又熟悉的村头我寻出通往家里的那条路。已然,半年。
    在家中不比学校,同样年纪的故友大都在街上溜孩子了,跟他们并没有太多的话题可聊。少了交谈者,打发时间成了我寒假里最大的任务。我对着电视机三秒按一下频道加,把所有频道转过三圈之后拿出手机刷新一下空间动态。发现没有任何发现之后继续对视电视机狂按频道加。
    家人并不愿意听太多我讲我在石家庄的故事,倒是很愿意问我一着治病上的事,对于一个半成品的护士来讲,我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去解释晚上睡不着觉早上起来觉得腿疼的原因,我也不知道小侄子突然拉稀后该吃什么药,更不知道爷爷高压到一百二之后为什么会头疼伴肚子涨……不仅家里人问我,七大姑八大姨来家串门的时候也会带上两个问题,在我学医半年后突然发现我的家族中竟然隐藏着这么多疾患……然而对这些问题我也不想直接就说不知道,通常我都会编一些他们听不懂的术语并末尾加一句——“不行就去看看大夫拿点药吃。”
    在无聊中春节悄悄临近。随着物质生活文明的不断进步与强化,那个属于文化生活的名词“年味”已经封存于历史。
    每过完一个年我都认定这是最无聊的春节,然而在又一个春节到来之后我才知道去年我是多么愚蠢。小时候的春节是玩与乐,长大后的春节就是吃与喝。
    年后,是各种聚会的时间。我喜欢各种聚会,最起码可以有很多同龄未婚女陪伴。而要是高中同学聚会的话我还可以约上黄倩。当我跟黄倩同时出现的时候,很多人都会问:你们俩还谈着呢?或者:你们俩怎么还没散呢!?对于这种问题我都会收起猥琐露出微笑回以两个字——呵!呵!这个世界上在没有比“呵呵”更适合回答各种奇怪的问题。
    聚会的精髓就是“呵呵”与“喝 喝”。当然,扯淡为主,喝酒为辅。
    入醉七分后,也到了散场的时间。笑歌道边止,再叙来年会。分开久了,重逢之后的散场不再那么矫情。我骑着电动车,路过夕阳,去另外一场聚会上呵呵,反复几次呵呵后,物质上的春节也就过去了。
    我重新练起躺在沙发上的遥控器,重复那简单的无聊。。差不多这时候大家都开始想念开学了,毕竟春天来了是要发春的,总不能在村头对着已为人母的小媳妇唱情歌吧,发春还是适合在校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