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笑过之后笑过之后-7

笑过之后-7

小夫子 2014-04-23 06:34:35 0 3324
石家庄的秋天一闪即过,当大家换上臃肿的棉袄时,我终于最后一件短袖洗干净晾上阳台。可能是我太懒了,也可能是或许石家庄压根就没有秋天和春天。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五日,下午,班导把我和商铁叫到办公室,正襟危坐。面对着电脑屏幕对我们顺道:“你们来啦”,“恩”,我们向前迈了一步,以能准确的收听到这对着电脑屏幕发出的信号。班导放下鼠标,转过头,面带微笑。跟商铁唠了些家长里短,然后收了收笑容,道:“马上就要到元旦了,咱们班也没办过大的活动,就凭这次元旦,你们文艺委,办一次元旦晚会吧。”
你们文艺委,办个元旦晚会吧……
办个元旦晚会吧……
晚会吧……
吧……
这句话一直萦绕在我从办公室出来的路上。
    办晚会,好说嘛!时间,地点,节目,观众,主持人,经费,就这大几项,多简单。可那时我哪里懂这些啊,比葫芦画瓢,在商铁年前,我也装作我经常办晚会的样子。
    我在脑海里想象着一个晚会从开场到结束的每一个画面,在纸上列出我需要做的事,然后一一解决。
    充分的准备使那场晚会顺利结束。与其说是充分的准备让晚会顺利结束倒不如说是充足的班费成全了那天的欢乐。当大家有足够的瓜子磕着,有足够的水果吃着,有足够的节目耗着的时候就不会再有足够的智商去挑剔了晚会的质量了。
    没有人能记得当天最为精彩的节目是哪一个,但每一个人都会记得晚会结束时宿舍长抱回去的柚子有多大。
    气温将到冰点,懒羊羊升至沸点;云层中水蒸气凝结成一朵六角雪花,懒羊羊面带桃花满身猥琐把表情拧成一坨奇葩;当雪花悄无声息的飘落在石家庄时懒羊羊结束了单身生活。
时大卫:是吗?
杨二雷:恭喜啊。
王德克:牛逼啊。
张车干:我想吃紫菜包饭。
冯艳艳:额呵呵,你的春天来了我的春天还会远么?额呵呵……
王小胖:配你可惜了。
田七七:好白菜都让猪拱了,耶了个毕了!
薛蛮子:进行到哪一步了?
翟光哥:好用吗?晚上还回来干啥?
邢小强:让兄弟们替你验验货?
    喜事须有酒相伴,薛蛮子的红事还没办呢,自然不在话下,懒羊羊和薛蛮子被我们拉出去宰了一顿。
     第二天懒羊羊的新闻并没有引起轰动,原因大概有两个。
 第一幕:“你知道吗,懒羊羊和那谁好了!”,“恩,懒羊羊是谁?名字好难听啊!哇,下雪了耶。” 
 第二 幕:”你知道吗,懒羊羊和那谁好了!”,“哇!下雪了耶。”
懒羊羊的新婚就这样淹没在雪花之中,
    下雪的激情并没有延续太久,当解剖老师拿着课本走进课堂时,闹市的分贝降下来很多,解剖老师站在讲台上,不紧不慢,开口道:“咱们这节课,   划重点,咳……同学们打开课本……咳……额……同学们安静一下!同学们打开课本第一页,同学们再打开课本最后一页,好,重点就这么点,大家好好背,题不会很难,还有什么疑问就来问我。”
      正常人体解剖学,310页,四十八万一千字,距考试还有十三天,这是要玩命的节奏啊,但无论如何老师始终没有透漏考试范围。
    他说,正常人体解剖学,正常人体身上的哪一块组织不是重点?如果哪位同学认为哪一个系统不重要不用考试,那么这位同学就自己身上的这个系统剖离出来咱就不考这个系统了。他还说,如果某一天,你进医院了,你愿意让一位当初靠划重点而取得毕业证的人来没你看病,输液,做手术吗?
  于是乎。大家疯狂的传抄笔记,背诵课本。而这一切,却仅仅是个开始,因为第一学期,我们考了八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