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笑过之后笑过之后 -4

笑过之后 -4

小夫子 2014-04-20 11:19:34 0 3465
*******************************************************************************

更文说明:《笑过之后》系列连载文章的前20回会按照每天一更的速度,20回之后的内容则隔天一更。本更文说明会保留到第5回,第5回之后将不再附加此提示信息。请尊重原创,欢迎转载,但要保留原文链接,谢谢合作。

*******************************************************************************

 

我驾驭着325杀到山下,转乘15路来到红旗大街另一所美女云集的学校,城里的天空不比郊外,一层灰霾笼上石家庄。黄倩就读的学校是河北经贸大学,高中时我就用迷魂大法把她骗到手中,后来小心翼翼的将这份青涩的果实搬到石家庄来继续供养。两年来那份激情或多或少都有所褪色,少了荷尔蒙的润养脸庞浮现出更多的成熟。我在经贸的水泥道上找见了她,我不知该用各种表情来迎接她,只是微笑,并没有过多的激动,我们肩并肩像校园里其他的情侣一样,那天与她说了很多话,全是关乎于记忆,关乎于高考前。
  我与黄倩认识在磁县一中的高三,因为忙着恋爱,并没有把高考放在应有的高度,别人的高三是黑色的,而我们的高三是粉色的,所以别人的高考成绩是粉色的,而我们的高考成绩是黑色的……那年,我们双双落榜。也许是不愿这么早就交代学业,我们选择了复读一年,复读那年我们将黑色与粉色重叠,于是灰色成为了补习的基调。文一班的光亮时常到十二点才会熄灭,那里有一群为理想而变态的人,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个凌晨三点才从教室回来的人,因为他变态的用功,打搅了我那良宵春梦。要知道,补习那年我一共才做了两个那样的梦,其中一个还就这么夭折了……
  无论怎样,我们从文一挺过来了,老天没有把我们分开,我和黄倩都来到了石家庄。
  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懂爱,还是不懂如何去爱,可能是因为情商太低,我不能给她太多的浪漫与温暖,更不会有太多的体贴。甚至跟她在一块儿时我还惦记着看其他各路美女……三年之痛可能就是痛在此处,不疼不痒而又不能离去。
  经贸的饭菜好吃却又不贵,比起西山校区应该能算上是美味,饭毕,她带着我在学校附近兜了一圈,对于我这山上下来的人来说也算是开了世面。从那天以后我也是逛过夜市的人了,从那天以后我也是被小偷搜过身的人了……不就是因为把钱放在了牛仔裤后兜里了么……哎,小偷大哥也不容易,碰上我这种在伪富人区游荡的真穷人。
  最后,我还是向黄倩索取来车费。坐上公交车,霓虹灯破窗而入,这还是我第一次欣赏市里的夜景。因为大学生,夜生活更加美丽,因为大学生情侣,得以使夜生活延续到第二天早上。只是那时候我还不懂,没能将那个夜晚延续下来恩,那时我还很纯洁,至少比现在纯洁。
  来学校之前,关于护理学来说我最害怕两件事,第一解剖课上的尸体,第二护理课上的扎针。终于,解剖实验课率先来到。
  在实验课的头天晚上,同寝的三位学长向我跟大卫传授经验。尸体一般都是储存在福尔马林的浸泡里,然而这个池子却又笨重难闻,去搬尸体的往往都是男生,他们几个带着手套静静的打开那类似于棺材的福尔马林池,收好激动于恐惧,轻轻的将教材打捞上来,放到平车上,推到实验室,便算是完成了。
  在学长们声情并茂的讲述下,久久未能入睡……
  第二天上午,我们早早的来到实验楼,藏尸阁在实验楼的一楼,通常这里都会锁起来,一道玻璃门,掩藏着多少激动于恐惧。藏尸阁的主人也许正在休息,不知他今天愿不愿意接受我们的拜访。临近上课之时,实验楼管理员和解剖老师一并过来,管理员大哥熟练的打开玻璃门,然后解剖老师招呼我们走进藏尸阁。
  一阵凉爽伴着一股福尔马林的味道扑面而来,在楼道的两侧陈列着一些切片,据引牌上说好像是将人体横切成三百多片,看起来还是蛮可爱的~
  那位藏尸阁管理员走在前面突然叫住我:来,这位男同学,去把那具尸体推出来吧!说时已经应声打开了一扇门。我已经忘记了当时的心情,无奈啊……不过还好,尸体已经被搬到了平车上,我默默的走进屋里,有两位尸体大哥,其中一位头上包着纱布躺在比较靠里的平车上,另一位大哥,头上没有纱布,躺在比较靠门的平车上,其实我是想去推那位有面罩的尸体大哥的,尽量避免一些尴尬的眼神交流……万一人死没瞑目,隔着阴阳四目相对多不好啊,只是……管理员叔叔为了争取时间硬是要我去推那位靠着门且没有带头套的尸体!我闭着眼,推着车,一步,一步,终于出了屋……
  楼道里站满了同班的小女生,我推着平车走在楼道,所到之处,无不引来尖叫,在女高音中,我将尸体大哥推到实验室,然后解剖老师慢慢踱来,熟练的翻动着教材,教材从两肋边沿着脐周切开,可以方便的看到腹腔和胸腔。武老师一边翻动着脏器一边向我们讲述脏器的位置。几分钟不到已经讲完了所有重要的脏器,从尸体旁走开,潇潇洒洒的说:今天咱们的课就这么点内容,你们自己看吧,有不懂的来叫我。然后又大步踱出实验室。
  尸体大哥静静的躺在平车上,据阿庆学长讲这位大哥在这里安家已经六十多年了,是经过多少人的抚摸才显现出这般模样,全身通黑,脸庞依然保留着离开这个世界时的表情,头发依稀“亮丽”。老师走后同学们渐渐围了上来,尖叫生不时发出,诸个秀气的小手都是欲伸又止,偶有胆大的女汉子也是点到即止。终于,责任感赋予了学委无边的勇气,上手翻开了教材的腹腔……大家再确认尸体大哥没有发生任何表情变化后胆大了一倍,各种抚摸席卷而来……不知那天的实验课后我们班上又多了多少个女汉子……
  后来的几天里我总是梦到与尸体大哥一起学习器官的位置,吃饭的时候也会回忆起他那独特的肤色,喝汤都有福尔马林的味道……

 

 笑过之后-5: https://blog.zhangziheng.com/?post=405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