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笑过之后-1

笑过之后-1

小夫子 2014-4-19 3 1977

    *******************************************************************************

    前言:《笑过之后》系列连载文章以夫子君自身经历改编而来,夫子君本人就读于护理专业,男护理是一个很罕见的物种,他们是幸运的,就像夫子君所说,一个班108人里面只有包括夫子君在内的两只生物是不能体验怀孕的,而其他的106只全部都是妹纸 ...不说质量如何,单说这阵容,就足以令人生畏了。而他们又是不幸的,虽然他们最后将进入一个被奉为白衣天使的行业,但这之前他们要不可避免地犯下种种罪孽,残害生灵,草菅兔命,剖蛙剖鸟剖尸,还要经常献出自己的双臂让女同学练习静脉注射,甚至有几次还要当着众女生的面脱下裤子露出屁股让女同学练习皮下肌肉注射(这里其实点有争议,这应该算幸运还是算不幸?据当事人说这很难定义,要知道,这种当众耍流氓耍完还不用埋单的机会可是很难得的),不过请放心,他们的菊花还是完好的……女护士们,你们可要对得起那些年被你们插过针的男护同胞啊。好,我们先不说这个,这些由读者在阅读过程中自己体会吧。夫子君说,每个人都有个小说梦,所以想写写小说,但写着写着不小心就写成了日记,转念一想,日记就日记吧,以后就按日记写!但上帝总是喜欢调戏夫子君,过了一段时间后他发现写的东西又变回了小说!到底是日记还是小说??已经分辨不清楚了。不要问我这文章中的事儿都是真的还是虚构的,我只能告诉你这东西是夫子君写的,哪一段是他的日记,哪一段是他的小说,只有他自己清楚,但不要奢望他会告诉你,因为告诉你了,他就没什么可卖弄了。----本前言暂由 刺先生 代写,日后会根据作者要求重新整理前言。

    *******************************************************************************

    更文说明:《笑过之后》系列连载文章的前20回会按照每天一更的速度,20回之后的内容则隔天一更。更文开始,今日开张更一送一,直接更两篇文。以后则按照更文说明的速度来。本更文说明会保留到第5回,第5回之后将不再附加此提示信息。本系列连载文章暂由 刺先生 代发,等夫子君有时间了就把这些事交给他自己。请尊重原创,欢迎转载,但要保留原文链接,谢谢合作。

    *******************************************************************************

    序:这里留给作者以后自己补充------除非他懒得补充

    作者已补充@2014.04.21

     

    青春滑落,多少岁月似梦流离。

        笑过之后,回首偏现雾中花月。

        某天,我们突然离开校园,步入这个熟悉又陌生的社会,转身向大学说再见,挥手间突然发现现在离别对面的还有久违自己的青春。

        最美的年纪莫过于此。

        青春似一宵良梦,再美终要觉醒,总在眨眼之间错过了自己最美的年华。再去寻找时,只剩一些残言断语。

        很多人都有一个作家梦,用文字去诉说心语,也不为别人来赏,只是写给自己。

        当我步入医院那天起,突然发现自己已经被生活绑架,思想不能再去随意支配身体,我才意识到我该向这段懵懂道别了,我努力挽留这段岁月,最后却只剩一些片片段段的记忆。我拼凑着这些回忆,用文字串联,也可以说是为纪念青春,也可以说是原我作家梦。随着屌丝文学逐渐升温并成为网络主流,我也有了一些勇气将这些文字发表出来。

        青春的标签自有很多,爱情,友情,亲情,欢乐,悲伤,甜美,辛酸。一路上我们也尝遍了酸甜苦辣,其中的味道只有自己知道。但青春的总基调是欢笑着的,又鉴于自己是个绝对新手,自不敢将“青春”二字作为书名,所以笔者且将“笑”字来代替青春。

       因初次写“书”,且肚子墨水着实可怜,被刺先生说成日记类文也是事实。我自己也不知该把《笑过之后》定义为小说还是日记。读者且凑和着看,若连日记都算不上,您就将其定义笑话来看吧。

        本书情节由笔者亲身经历改编,亦真亦假,还忘勿拘小节。

    ********************************************************************************

     

     

    窗外的动静终于还是唤醒了在被窝里挣扎的我,这里是河北医科大学西校区的男生宿舍。外边的这群师兄弟就要响应学校的政策飘往我的母校西山校区,行李箱压在路面上滚动的声音很有穿透性,直入颅骨,闯进我的记忆

      谈起西山,我只能记起那里的雨水和地龙,和地龙比起来,他们比我们更了解那里,他们应该算是那里的土著,我们只能算个过客。土著在家里还是很好客的,每到新生入学之季节他们都会召唤一场秋雨为学子洗尘,然后自己爬到门院里载歌载舞,

      地龙是个好主人,对于11届的我们相迎相送都没有错过,临走之际也不忘相送,凌晨三点,我还是见到了他们,和那一场雨,同样是行李箱压在路面滚动的声音,和来时一模一样。

      两年前我们从冀洲的四面八方来到这里,两年之后我们给别人留下有自己的回忆,又带走属于别人的回忆,同是一场秋雨,离别之际,匆忙的身影下没有太多的眷恋,而萌生出一种忐忑,刚来到这里时的忐忑

      二零零一年八月三十日,父亲执意要来送我,不过石家庄人民终究还是没听懂那标准的邯郸农村话,最后还是由我做为向导,将父亲带到我8学校,虽说到时已晚,但终究还是在山上先到了这所深藏不露的大学

      学校已经不能报道了,我和父亲便在外边租了个小旅馆曰惠民宾馆。放下行李,父亲借吃饭的名义去解解酒瘾。谁知天公不做美,我们终究没有勇气排到那些离别好久决定大喝特喝的学长学姐之后,,那队排的,忘而却步,终于找到一家比较冷清的饭店,恩,那家饭店我吃过一次之后就再没去过第二次,真的不是因为饭难吃,而是我不能侮辱难吃这个名词~

      刚到石家庄的第一天注定是个不眠夜,我不知这家旅馆为何起曰惠民,最起码可以弄点耗子药来多招几个顾客的,夜深处,在耗子们跑动与欢唱的乐章中我隐隐听到一个声音,恩?啊?没想到这么简简单单的两个字经过女生稍微清唱并有节律的呼喊出竟是那么的美妙,我在慢慢品味时又从另一个方向传来另一首歌曲,大概是刚才的清唱吵醒了另一位情侣,愈唱俞响,我竟然不困了,顿时我明白了老板的心意,这三合板做的墙在深夜里确实能带来惠民的效果,还好,父亲早已熟睡。

      姓名?邢世强。

    籍贯?#……#……#。

    专业?护理。

    简单的登记下之后,又辗转多个办公室把该交的钱都交齐之后我终于拿到了寝室的钥匙。二号楼,102

      宿舍里一共五个人,竟然还有三个学长,住在我下铺的是阿紫,白洋淀人,据说小时候掉冰窟窿过,脑袋有没有进水已无从考究,但是好像对智商确实有点影响~我对头的是我的小伙伴,同班同学,我们班108人中另外一个不能体验怀孕的同志。邪下铺是工头,因为有一个高中带过来的对象在石家庄距离又颇远的大学读书,为了能和佳人多腻歪一会竟练就了一双飞毛腿,与末班公交车赛跑两年从未败下果阵,剩下的那个是西门庆,人长的倍儿帅,又深得泡妞大法,每天都在花丛中度过,另我们着实羡慕。

     

     

     

笑过之后-2: https://blog.zhangziheng.com/?post=402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作者: 小夫子 本文最后编辑于2014-4-19 12:47:35
小夫子

作者的微博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

2018-05-25 09:22
写的真不错
2014-04-19 01:23
夫子君的专业是护理,男护理是一个很罕见的物种,他们是幸运的,就像夫子君所说,一个班108人里面只有包括夫子君在内的两只生物是不能体验怀孕的,而其他的106只全部都是妹纸 [9] ...不说质量如何,单说这阵容,就足以令人生畏了。而他们又是不幸的,虽然他们最后将进入一个被奉为白衣天使的行业,但这之前他们要不可避免地犯下种种罪孽,杀害生灵,草菅兔命,剖蛙剖鸟剖尸,还要经常献出自己的双臂让女同学练习静脉注射,甚至有几次还要当着众女生的面脱下裤子露出屁股让女同学练习皮下肌肉注射(这里其实点有争议,这应该算幸运还是算不幸?据当事人说这很难定义)……女护士们,你们可要对得起那些年被你们插过针的男护同胞啊。
小王
2018-06-01 13:22
@刺先生:写的什么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