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笑过之后-20

笑过之后-20

小夫子 2014-5-11 0 3521
2012年12月12日,新闻联播照常播出,末日闹剧草草收官。薛蛮子为大家讲:“等以后有了孩子,就让他看看《2012》,然后告诉他,本来你爸爸我也是个富豪,后来为了活命,把所有的钱都买了诺亚方舟的船票啦,然后才沦落成屌丝。想当年你爸爸我还是跟牛逼的!”
     庆祝新生,垒起麻将,聚众扯淡。田七最爱看一些名人励志纪录片,触动颇大,感慨万千:“哎,人都是逼出来的啊!”
   王德克一脸阴笑: “啧 啧 啧,看这觉悟,有妇产科专家的潜质!”
    暂停一秒,破声大笑。
    “擦,能再猥琐点不!”
    “想想我刚上大一那时多纯洁,现在被你们熏陶成啥样了,近色者黄啊,还我节操!”——又是嘘声一片……
    在那个年纪,我们有大把的时间、节操可以肆意挥霍,青春就是资本。
    有一个夜晚,我们不再打麻将,不再扯淡。我们突然意识到银行里储蓄的青春不多了,不能把生命再浪费在种无聊的东西上了!毅然放下麻将,转手却拿起了扑克牌……用扑克牌打开一段记忆
    那是一个周五的晚上,大家都在侃侃而谈,讨论生命的意义到底明天去哪玩耍才能体现出来。抱犊寨肯定不行,那个地方已经去过无数次了,动物园不行,植物园也不行,说到石家庄的哪个景点都会有反对声响起。
    “去北京看升国旗吧!咱们也装一把逼,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
    一个响亮的声音。自小到大,我从未到过北京去,石家庄已是我行走的最远处,也是我见过的最繁华的都市。突然说到要去北京时心里还有点小疯狂。
    “走啊,现在就走!”
    “我说真的呢!”
    “我也没说假的!”
    “现在就走!谁不走谁傻逼!”
    “我也去!!!”腾腾一跺脚,站起来六个。
    等等!
    “手机没电了,还剩百分之二十……”
    “叫事儿嘛!”
    “明天实验课……”
    “叫事儿嘛!”
    “明天晚上学生会还有个会……”
    “叫事儿嘛!”
    “没现钱了,叫事儿嘛……?”
    “擦,我也没钱了,出去了一块儿取去。”
    一行六人,六部电量加起来不到两千毫安的手机,六瓶矿泉水,六块面包,一副扑克牌,一个背包,一卷卫生纸。行囊全部备好,再无其他准备。七贱上京城,看升国旗去!
    我们各自取了二百块钱,到火车站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那天晚上进京的火车里只有一趟凌晨两点的火车适合屌丝,而且是站票。买好票,距开车还有三小时。我们用卫生纸擦擦候车室的地板,席地而座,用扑克牌开启了这段疯狂的记忆。
    那次列车是从重庆发过来的,上车后,里里外外已经塞满了人。站都没地儿站……我走到夹道当中,找了一个相对宽松的地儿,扯一段卫生纸,铺在地上,坐下吧……左边一位大妈斜趴在桌上,满满的肉感撑开她超长的红秋裤,右边一位大叔脱了皮鞋在酣睡中肆意散发着他浓密的脚香。我暗自祈祷左边这位大妈莫要向我排气……我拿出卫生纸召唤他们五个:“来吧,座会儿吧,别客气了~”他们看看垃圾满堆地面,又看看塞满人的夹道都宁愿站着,唯有光哥走来,一并坐下。
    薛蛮子与懒羊羊互相靠着闭目养神,二雷与德克则被人流冲到角落独自望着窗外的黑暗。
    熬过三个小时,已经疲倦的不行了。
    “列车运行前方,就要到达终点站——北京西站。”
    一句报站,唤醒车上迷睡的人们,大家骚动起来……一夜的疲倦并不能遮挡内心的激动,布满血丝的眼角并没有透漏出多少劳累,稍向上扬的嘴角却写满亢奋。
    下车后,天已经快亮了,我们马不停蹄的奔到天安门广场,此时也就五点多,广场上却已经站满了人。我们扎进人堆,慢慢等待。此时我才顾得上仰望下首都的天,我怀着一丝崇敬抬头,跟石家庄同样的灰霾……
    仪仗队伴着天边的鱼肚白悄悄登场,突然间,前面的看客跟吃了化肥似的瞬时“长高”了好多,后面的群众也跟打了鸡血似的猛的往前挤。本来还能看见一些仪仗队的身姿,现在全都埋没在后脑勺里了……
    我后面站着一位大叔,我第一次注意到他时他跟我中间还隔着两层人,(因为我跟他之间隔着两个绝色美女,我才会看会注意到他的)现在都已经贴到我身后了。突然,我菊花一紧,这位大叔往前挤的招数实在让我招架不住,他用跨部紧顶着我的菊花,为保名节我将我的位置让给了这位大叔,好吧,您赢了……
    《义勇军进行曲》在有我的天安门广场揍起,我紧捂菊花,并未体验到那应有的神圣,五星红旗已经悄悄升到高处……
    我痛恨那位大叔,我想他肯定是用了同样的招数挤过他跟我之间隔着的那两位美女,想到这里,我就更加痛恨!
    升完国旗后,紧扎的人堆儿迅速的散满天安门广场,我们打开电量已经不多的手机迅速留念,可能是屌丝气息过于浓厚,照片里站在天安门城楼前面的我跟后面庄重的朱红色有种强烈的维和感,怎么看怎么像P上去的。
    从天安门广场出来,还不到八点,但是此次出游任务已经完成了,现在回去是不是有点太早?光哥曾在北京有过一段打工的记忆,他带领我们来到奥林匹克公园,增加点行程给这次旅行撑点面子~
    八点钟的鸟巢没有太多的游客,最活跃的当数拍照老板,这种旅游附拥经济。他们的热情着实吓到了我,八点钟,老板说十块钱四张像,八点半,十块钱六张,九点钟,十块钱十张……
     十点多,我们从奥林匹克公园出来,昨天带的面包早在车上啃完了,已经断粮N小时,饥肠辘辘,涌上首都街头,满大街寻找着适合屌丝的饭馆~小饭馆并没有找到,却找到一个比小饭馆更好的地方。前方拐角处停着一辆三轮车,三轮车上载着一个玻璃框架,四个大字鲜亮夺目——煎饼果子!
    如获至宝,白米冲刺般杀至跟前“老板来六套果子,都放两个鸡蛋!!!”

#大街上的屌丝#

打赏作者
打赏作者 打赏作者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作者: 小夫子 本文最后编辑于2014-5-11 10:44:54
小夫子

作者的微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