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笑过以后-19

笑过以后-19

小夫子 2014-5-10 0 3344
《基础护理学》第254页,第十三章 静脉输液与输血。
    马老师再一次将我们带入实验室,满怀忐忑与期盼。桌子上放了一大堆输液器,隔过白色的塑料袋那粉红的针柄是输液器上唯一有的色彩。
    扎针是每一个护士所必备的技能,也是工作的最基本元素。我们想学扎针,因为会扎针能让自己引以为豪,我们不想学扎针,因为我们自己的肉体都将是同学的实验品。
    “来,那位男生过来一下,为大家奉献一下手背吧。”马老师今天宠幸我,让我当实验品……我在众目睽睽之下颤颤巍巍的走向包围圈,“为毛又是我,上次的肌肉注射打的屁股现在还疼呢……虽然我是个长得很丑的男生,但是为不能这样歧视吧……”我小声嘀咕着,不敢让其他人听见~
    “今天咱们讲静脉输液,首先是准备用物。”马老师啪啦啪啦的叙述着常规操作前的的墨迹话。我有一句没一句的听着,并专心的掩盖我肝颤的面部表情,哆嗦着告诉自己不紧张。
    自小到大身体一直很好的我还没有过输液的经历,书上说不规范的输液操作会有很严重的后果,不知道会不会死……(现在想想当初的自己真够愚蠢,怎么着也是一位医务人员,怎么会有那样二逼的想法。但是在当时确实很紧张……)
    忐忑之间,马老师已经将针柄捏在右手中,拇指与中指横捏着两侧,食指垫在上面儿不使其翘起。左手温柔而有力的攥着我的右手,她左手的食指纵切过我手背的右缘用力向下拉,拇指则与食指呈九十度角很很的绷住指根部。这样一来我手背的皮肤就紧迫的呈现出来,手腕上的止血带也阻断了手背静脉网的回流,一根根青筋暴起。
   马老师持针的右手慢慢凑近,针尖上还挂着一颗水珠,闪着光亮。同学们都在这时离开自己的座位,凭巢而出,一步步将包围圈缩到最小,身体猛向前倾,努力拉长脖子,集体内所有真气于双眼,死死的盯着我的手背。诶呀,我突然想起我早上洗手时没用肥皂,会不会被他们发现?忽感小手一抖,马老师轻轻道“不紧张,马上好……”,“没,没没,没紧张”……
    针尖与皮肤呈二十度左右,隔着皮肤,轻轻刺去隆起的血管,“哎呦,不疼耶,哎呦,竟然不疼耶!”我长舒一口气,透过针头,有一点回血,老师麻利的松开止血带,打开输液器开关,并嘱咐我松手,有序的将胶布贴好在手背上。
    马老师直起身,面向大家,“看清了呗?接下来呢就该打勾签字做记录。下面大家再回忆下刚才的操作,然后两人结成一组,互相操作。操作时必须来我跟前操作,没有我盯着,你们不允许私自动针。”
    大家像炸开了锅一样,沸腾起来。马老师转过身,轻轻为我拔下针头。
    矜持,矜持,大家都在互相观望,互相推让,任时间尽快的流逝。
    秒针悄悄走过三十圈,我还是捱到了操作桌前,准备挨第二针。因为老大有了他的另一半,我就被无情的抛弃了。所以练针时我们班唯二的两个男生并没有在一起,跟我结组的却是班上同宗远亲的另一位邢家传人邢冰心。
    她紧紧攥着针柄,捣过来捣过去,怎样也不规整,最后实在等不急了,随便捏住得了。与马老师相比邢同学可是第一次操针,眼看一个无区别与外行的同志要为我行刑了,我却突然淡然了,因为比我更需要平静的正是冰心同学,她左手上来绷紧我手背的皮肤,隐约间我感觉到她手心的汗已溻湿了我的手指,右手轻轻抖掉针头上的水珠,向着我的手背,逼近再逼近,屏住呼吸,十几束目光聚集这里,“我扎了啊,你忍着点……”本来我不紧张的……这句话重新唤起我心中的小宇宙。我撇过头,“尽情的来吧!”针头透过表皮,穿过真皮,一丝疼痛沿着神经以最快的速度传递给大脑。我将目光调整回来,暗红的血液回过针头。还好,一针见血!贴胶布时,冰心同学的手已经不太好使了,哆哆嗦嗦……
    少倾,我站在操作台前,心里堆满了杂虑。操作流程已然全部忘记,心中只有四个字“我要扎针!”磕磕绊绊总算完成前期工作,攥住针头,哎呦真别扭,捣过来捣过去……擦擦手心的汗,绷紧皮肤,冰心倒也像汉子一般催促我“诶,你别墨迹了~”我硬着头皮,沿着马老师给的进针方向慢慢往里堵,堵,堵~堵着堵着也回血了!针是进去了,可心却一下乱了,“接下来我该干嘛?撕胶布,不对不对,哦,松止血带。”我手也抖了……
    也算一针见血,我得意的从操作台下来,并没羞没臊的问冰心“不疼吧?”虽说我进针的时候已感觉到她轻轻的颤巍了……
    检阅着这群依然再奋斗的小伙伴们。我天真的以为这节课就要完美的结束时,商铁走到我跟前“帮个忙呗,刚才那针我没扎上,你让我再扎你一针吧!”商铁一脸可怜的看着我“你血管好扎,我都没自信了…… 我扎你一针,你扎我几针都行! ”
    于是乎……我再一次座到操作台前,商铁显得尤为紧张,自信心在刚才没扎上第一针后全线崩塌,可是,依然得上,要想掌握这门技术,这是唯一的通道。颤抖的双手在我的手背上晃来晃去,她深吸一口气,极力的控制着自己。没有任何一个患者比护士更想要扎上这一针。进针,商铁小心翼翼的,小心翼翼的……扎穿了……针尖透过血管直逼深层,哎呦,好疼……
    再一次失败的商铁显得更蔫了,为了那点面子,我好假好假的说了一句“要不你再在我左手上试试?”
    “真的!?”
    于是乎……我又一次坐在了行刑台上。这一次的商铁不再抖的那么厉害了,马老师也加倍的参与指导,老天佑我,回血了!商铁也疯了!两手瞬时扔开输液器,就开始撒丫子跳啊,尼玛,坑啊!
    在大家惊愕的眼神中,她好像意识到什么……老老实实的为我贴好胶布。
    临近下课,小伙伴们的手背上都已粘上了输液贴,输液贴静静的平躺皮肤上,更像一块勋章。
    光哥看着我贴满输液贴的双手嘿嘿一笑:“今晚不能撸了吧!”

#大街上的屌丝#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赞赏作者
打赏作者 微信打赏
作者: 小夫子 本文最后编辑于2014-5-10 12:33:19
小夫子

作者的微博

发表评论